直播遇冷映客首亏如何自救?
更新时间: 2019-09-14

  港交所娱乐直播第一股“映客”,在上市一年后交出了一份略显尴尬的成绩单,截止6月30日,映客实现营收14.86亿元(人民币,下同),较去年同期下降34.88%,其中业绩变化最大的是净利润,2019年上半年,映客经营利润为亏损2756万元,是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。

  其中,主营业务经营利润亏损6649万元,同比大降114.2%,期内净亏损2755万元,同比下降102.9%。财报显示,出现亏损的原因主要是创新产品的研发费用大幅增加。映客上半年研发开支1.53亿元,同比上年的8522万元,增加了80%。

  映客董事会在此前的盈利警告中表明,此次亏损的主要原因来自于研发费用的增加和新产品的投入。首先,映客在今年上半年加大了5G和人工智能的研发投入,提前布局下一代互动娱乐场景;其次,映客针对不同年龄和不同地域的用户,创新产品矩阵,挂牌之全篇(最完整篇)。丰富商业模式和增加用户覆盖面。

  财报一出,资本市场也对映客的表现抱以悲观态度,8月28日早盘,映客股价一度飞速下跌8.2%,当日收盘价为1.05港元/股,跌幅3.67%。

  为了维稳股价,映客开始出手。8月28日,映客官宣要以218.89万港元回购210.4万股。29日,映客再次宣布以每股1.05-1.16港元回购125.3万股。回购消息一出,映客在二级市场的股价有所回升,但对比上市时的发行价,仍缩水了约70%。

  上市前,映客创始人奉佑生说过这样一句话,“比IPO更美好的事情,是我们前方的梦想”。如今随着直播红利的消失,映客的前方又在哪里?

  据财报显示,映客的主要营收来自两个方向,一个是直播,另一个是网络广告。其中在2019年上半年的表现中,直播业务营收占比高达95%,是映客收入的重要支柱,而网络广告业务仅为4.7%,整体占比较少。但是,实际上从今年上半年开始,映客的直播业务收入已经在大幅下滑,从约22亿元下降到约14亿元,跌去了37%。

  时代财经了解到,映客的直播业务主要依托于映客App。映客方面表示,目前公司旗下产品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为2953万人(今年的数据包括映客App及几款新产品,去年则只基于映客App),比去年同期的2582万人增加14.4%。但是在QuestMobile数据的统计下,2019年6月,光是映客App的月活用户数仅为1912万,与去年的2582万人相差甚远。由此可见,在直播大环境开始颓势的影响下,映客的直播业务在活跃用户数量和营收上都已经在走下坡路。

  今年3月8日,熊猫直播通过一封深夜内部信正式宣布破产,就是最好的证明,曾经熊猫身上的惨剧既是直播行业的困境,也是映客的窘境。为了寻求更大的上升空间,及解决营收方式过于单一的情况,映客一直在尝试新的玩法。

  2017年,映客开始投入“造星计划”,打造平有的主播或IP,通过运营手段以及平台资源加大对主播的扶持力度,之后更陆续上线了一些自制原创节目,以多元的方式迎合用户的消费习惯。

 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,映客还打造了互动娱乐与社交产品矩阵,尝试建立自己的流量体系。之后,映客先后推出了面向下沉市场用户的短视频产品“种子视频”、面向年轻人的语音交友平台“不就”与“音泡”、二次元兴趣社区“StarStar”、地图交友产品“22”等,甚至还有面向中老年用户的直播K歌产品“老柚”。

  互联网分析师葛甲认为,“此刻的映客,把目光瞄准在年轻群体和更下沉的市场,这样的转型相当于二次创业,从商业的交角度上来说很难成功,而且在短视频的行业格局已经形成的背景下,再推出”种子视频”等短视频产品很容易被抖音、快手挤压。

  葛甲补充道,“主营业务上,映客几乎绝大部分的营收都来自直播,在直播整个大环境的萧条下,除了垂直领域虎牙、斗鱼等直播稍微好过一点,像映客这种没有鲜明特色的直播公司就难以挽回颓势,并且这种衰落会随着短视频行业的冲击,表现的越来越明显。映客的前方有些渺茫。”